首页  »  性爱技巧  »  同床异梦的新婚之夜

同床异梦的新婚之夜

添加:2017-12-15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同床异梦的新婚之夜


又到十一,又到结婚季!

上午,喜临门酒店门前并排立了5个拱门,上面每对新人笑得都是那样幸福,来宾如果和新郎新娘不熟悉的话,稍不留意就会走错。

1号厅里,宾客都已经落座,典礼台上,一对新人正并肩而立。新郎一身笔挺的西装,体格匀称,浓密大眼,算得上仪表堂堂。相比之下,新娘子就显得有些平庸了,个子虽然颇为高挑,却有些单薄,脸上虽然妆容精致,却也难掩岁月带来的沧桑。

「胡凡先生,你愿意娶廖梅小姐为妻么?」

主持人例行公事般地问道。可是新郎似乎神游物外,竟然毫无反应,台下的来宾顿时面面相觑,新娘的父母立刻变得有些不悦,新娘倒是颇为淡定,安静地站在台上。

「我们的新郎官可能是太兴奋了,激动地都说不出话来了!」见多识广的主持人立刻插科打诨,来宾们也会意地发出笑声。这时新郎才回过神来,在来宾们的笑声还未完全平息时,就忙不迭地连声喊道:「我愿意!愿意!」

「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回答委实太过突兀,台下立刻爆发出更加响亮的哄笑声,连面色阴沉的新娘父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刚才尴尬的气氛瞬间在笑声中烟消云散。

「廖梅小姐,你愿意嫁给胡凡先生么?」

笑声停歇之后,主持人又转向新娘一边问道。

「我愿意!」

新娘子淡淡答道,声音并不大——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刚才只有新娘子一直面无表情,并没有露出一丝笑容。

接下来就是证婚人证婚环节。

「胡凡同志硕士毕业考入我单位,工作勤奋,为人谦和,才华横溢,和新娘堪称是郎才女貌!」

胡凡听着领导套话连篇的讲话,觉得十分乏味,特别是听到「郎才女貌」那四个字时,更是觉得有些滑稽。

「我一个最底层的小职员,能有什么才?廖梅她长得那样一般,又哪里来得貌?」

想到这里,胡凡不由得又一次神游物外,好在领导的证婚词十分冗长,给了他足够的“ 溜号” 时间……

胡凡来自滨城下属的一个县级市,在滨大读了7年书,硕士毕业时,考入一家事业单位,虽然只是清水衙门,但好歹也算工作稳定,父母用多年积蓄给他在滨城买了套房子,虽然有些偏远,但毕竟是全款,使工资本来就不多的他不用当房奴。多年来的小职员生活早已磨平了胡凡的理想和激情,他只想早点找对象结婚生孩子。可是偏偏事与愿违,胡凡的感情之路却格外坎坷。性格内向看到漂亮女生就不知道说什么的胡凡,直到读研三时才谈上女朋友:他的本科学妹,一个丰满结实,脸庞红扑扑的农村姑娘——他本以为农村姑娘能踏踏实实和他过日子,不料人家却更加现实,在他毕业后不久转投一个考上省委办公厅的男同学怀抱,尽管那男的土里土气,其貌不扬。这段持续1年的恋情,带给胡凡唯一的收获就是让他告别了处男行列。胡凡还记得在单位的单身宿舍里,他笨拙地插入女友同样未经人事的阴道时的亢奋,他更记得当他耸动几十下就射精之后,拔出阳物,看到女友屁股下面床单上一缕殷红时的成就感……被前女友甩了之后,胡凡用了一年时间才恢复过来,然后就开始了相亲生涯。

“ 吃一堑长一智” 的他这次坚决不找外地女孩,只找滨城本地的。不知是滨城的女孩眼光普遍过高,还是他太过木讷的缘故,这一相亲,就相了3年,他的标准一降再降,从要求身材好、年轻漂亮到“ 顺眼” 就行。从要求女方至少是事业单位,到有工作就可以。从要求女方至少比他小三岁到同岁也能接受。直到半年前,31岁的他才找到了廖梅。廖梅比他小1岁,是滨城本地人,在一家职业学院当辅导员,工作稳定体面,更重要的是,廖梅对他似乎很看好。第一次见面后,胡凡对姿色平平还有些显老的廖梅不太满意,并未主动联系,没想到廖梅竟然主动给他发微信,对他嘘寒问暖,这让胡凡有些感动,于是又约了廖梅一次。

就这样一来二去,两人就正式交往起来,很快双方父母也见了面,婚事就这样订了下来。

虽说日久生情,但胡凡却始终对廖梅没什么感觉,这半年以来,两人连约会都像例行公事一般:廖梅的学校在郊区,所以两个人只能周末见一次面。每次见面都是先吃饭,再逛街,再看电影,廖梅很懂事,点菜从不点贵的,买东西很少让胡凡花钱,看电影也只挑快下线已经开始降价的片子。两人在一起时,也是“相敬如宾” 的,除了偶尔亲亲摸摸之外,并无更亲密的动作,更谈不上做爱。好在,胡凡对廖梅的身体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他一直喜欢胸大臀圆的女人,而廖梅恰恰是骨感瘦削型的,所以每当他提出性要求被廖梅拒绝时,他也不强求,实在憋不住时,则去发廊找胸大屁股大的小姐。

「廖梅那样保守,也许是处女呢!」

每当胡凡想到这层时,才会感到些许“ 平衡”.

【新房】

已经是晚上8点了,廖梅穿着一袭大红旗袍,疲惫地坐在大床上,胡凡还在宾馆结账,却把她这个新娘子留下独守空房。结婚果然是件苦差事,凌晨4点就得起床化妆,婚礼上逐座敬酒,下午要吃团圆饭,一直忙到晚上,才算消停下来,此时的廖梅早已是浑身酸疼,两眼发沉,可是偏偏却又思绪万千。

作为大龄女青年,廖梅很有自知之明,她知道,在大多数男人心目中,女人的“ 价值” 和年龄是成反比的,她已经不指望自己在婚姻市场上“ 卖” 个好价钱了。何况,她原本就不是什么白富美,只是小门小户养出的普通姑娘而已。曾几何时,她也心高气傲过,一心想找个白马王子,一直在普通中学、普通大学读书的她,瞧不上身边那些资质平平的男生,工作之后,她倒是谈过几次恋爱,却又都无果而终。接连感情受挫的她,不再相信爱情,开始认真地挑选着结婚对象,不料这却给她带来更大的耻辱:

两年前,她在一个相亲网站上认识了肖扬,一个外企的高管,英国留学归来的海归,比她大整整10岁,结过婚,有个男孩和前妻留在英国,虽然长相一般、又矮又胖,但却衣着光鲜,举止有度,充满着成熟男人的味道。两人第一次见面时,肖扬并没有像其他男人约在肯德基、麦当劳一类大众的场所,而是约在市中心一家高级写字楼大厅的咖啡馆里,那天下午当精心打扮的廖梅走进富丽堂皇的大厅,看到肖扬穿着考究的“ 阿玛尼” ,靠窗而坐,桌上摆着一份英文报纸,面前放着一台最新款的IBM笔记本电脑,正聚精会神地做着PPT时,她立刻就被打动了。令她意外的是,肖扬对她也很感兴趣,分别时主动提出送她,开着他的奥迪A6把廖梅送回家。之后两人就顺理成章地交往起来,自然,很快也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关系。

和文质彬彬的外表不同,肖扬在床上十分疯狂,甚至有些变态。肖扬喜欢变换花样肏她,经常挺着不长的阳物,用后入、侧入、站立、坐式、女上男下等各种各样的姿势,一肏就肏她半宿。肖扬喜欢用器具玩弄廖梅,经常把廖梅拷在床上,用各种型号的假阳具插入她的阴道,还用按摩棒、跳弹刺激她的阴蒂,然后欣赏廖梅一次次大声浪叫浑身抽搐着达到高潮,直到把淫水流干。肖扬还喜欢让廖梅用嘴服侍他,他经常让廖梅像小姐一样穿着半透明的吊带内衣,黑色的丁字裤,趴在他身上舔遍他的全身,耳朵、脖子、乳头、龟头、卵子、屁眼、脚趾,都不能拉下,而且还经常把精液射到廖梅的嘴里,再让廖梅吞下去。一开始廖梅有些接受不了,可是肖扬却和她说,性就是件愉悦的事情,应当百无禁忌,再加上确实每次做爱都能让廖梅获得极大的满足,所以时间一长,廖梅也就见怪不怪了,甚至有些享受起来。不过有一点让廖梅一直有些心里没底:肖扬从没和她提过结婚的事情,也从不带她见自己的朋友同事,廖梅想带他回家见父母也不肯。整整一年之后,正当廖梅盘算着怎样才能让肖扬尽快娶她的时候,肖扬却不辞而别,只给她发了封邮件:

「廖梅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滨城了。我来滨城是做项目的,如今项目做完了,我想我们的缘分也就尽了。我知道你想嫁给我,但遗憾的是,我不想娶你。

我结过婚,有孩子,不想再结婚了,我找你不过是想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找个干净的性伙伴而已。不过你放心,我会补偿你的。我算了一下,这一年你陪了我50次,按一次1000块钱计算,我已经往你的账户里汇了5万元。」看到肖扬的邮件,廖梅差点昏过去,之后就大病一场。病好之后,廖梅做了两件事。一件是发动亲戚朋友给她介绍对象,另一件是用肖扬给她的钱,去滨城最好的一家妇科医院“ 现代女子医院” 做了处女膜修补术。

不出廖梅所料,她的相亲之路果然走得坎坷,条件不错的男人,大多嫌她年纪大,长得不漂亮,条件太差的她又看不上,整整过了半年,才遇到胡凡。廖梅知道,像胡凡这样长得不错,年纪相当,有稳定工作,有房子还不用还房贷的男人,已经是她能找到的条件最好的男人了。于是,尽管胡凡为人木讷毫无情趣,尽管胡凡不主动,她还是主动出击,今天终于成功地把自己嫁出去。

廖梅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见钥匙开门声,她知道,胡凡回来了……【1小时后】

按理说洞房花烛夜是人生一大快事,可是面对着一丝不挂的新娘子,胡凡却没感到有什么可高兴的。粉红的台灯下,廖梅闭着眼睛,满脸绯红地躺在他面前。

刚才,随着他一件件剥去廖梅的旗袍、文胸、内裤,胡凡也越来越觉得失望。

廖梅的皮肤粗糙暗黄,泄卸妆之后眼角的鱼尾纹十分明显。廖梅的乳房不仅不大,而且十分松软,像一滩烂泥一样平摊在胸脯上,乳尖上两颗发黑且有些内陷的乳头显得格外突兀。廖梅的屁股扁平,覆盖着茂密的黑毛的耻骨向前凸起着。相比之下,倒是那两条的大腿还算不错,虽然不够丰腴,但毕竟足够笔直修长。

「算了吧,关上灯都一样!」

胡凡暗自想道,俯下身,去扳廖梅的双腿,廖梅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打开大腿,胡凡拨开毛丛,只见两片有些发黑的大阴唇微微分开,边缘外翻,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像发起来的木耳一般乱糟糟盘成一团的肥大、暗红的小阴唇,在小阴唇的顶端,则是突起的阴蒂,同样颇为肥大,连阴蒂头都从包皮中露出一截。

「明明是黑木耳还TMD装纯!」

没少玩小姐的胡凡想起恋爱时廖梅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心里暗自骂道,索性伸手关上台灯,就在黑暗中半跪在廖梅大开的腿间,扶着勉强勃起的阳物,顶开两片肉唇,运足全身力气,奋力向前耸腰,阳物顺利撑开廖梅松弛的阴道口深入到干涩的肉穴之中,然而出乎胡凡的意料,没深入多少就被一层薄膜挡住。

「啊——」

阴道毫无前戏润滑,纵然胡凡鸡巴并不很粗,如此粗暴的插入还是让廖梅觉得下体火辣辣地疼,她不禁紧皱眉头闷哼一声。听到廖梅痛苦的呻吟,胡凡也是一惊。

「难道她真是处女?」

想到这里,胡凡一下子亢奋起来。

「我胡凡虽然混得差,但找了个媳妇是处女,也算难得了!」胡凡一边得意地想着,一边将阳物抽出一些,然后再次耸腰,重新发起冲击。

「啊——」

伴随着廖梅一身惨哼,胡凡的鸡巴狠狠地冲破薄膜,一下子陷入廖梅的肉穴深处。胡凡顿时精神大振,将廖梅的两条长腿夹在腋下,不顾廖梅干涩的阴道把自己的鸡巴摩擦得生疼,更不顾廖梅痛苦的呻吟,自顾自像打桩机般的猛烈抽插起来,动作大开大合,每下都是全根没入。

「啪啪啪啪啪——」

肉体的碰撞声越来越来大,不过百十下之后,胡凡就大吼一声,死死压住廖梅扁平的屁股,将阳物深深顶在廖梅的花心,剧烈喷射出积蓄多日的精浆。

胡凡一直等到最后一滴精液射完,才慢慢抬起身,拔出阳物,然后装作“ 不经意” 的模样拧亮台灯,只见廖梅的两片肉唇正狼狈地敞开着,阴道口已然在刚才猛烈的肏弄中被弄得微微红肿,而腿间的床单上赫然有一小滩殷红的血迹。

「她果然是处女,那她小逼那么黑,估计是平时手淫过度吧!」胡凡惬意地想着,躺在廖梅身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没想到是个快枪手,真没用!」

看着打着鼾声的胡凡,下体还在隐隐作痛的廖梅恨恨地想着——在她经历的全部6个男人里,毫无疑问,胡凡是床技最差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