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色人妻  »  【妈妈的女监游戏】【上】【作者:huolongdaoren】【完】

【妈妈的女监游戏】【上】【作者:huolongdaoren】【完】

添加:2017-12-15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妈妈的女监游戏】【上】【作者:huolongdaoren】【完】

(上)

  我妈叫金敏贞,今年三十九岁,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这家公司是老爸的,可我7 岁那年,爸爸酒驾出了交通意外撒手人寰,悲痛之下妈妈接手了公司,一边苦苦维持着生意,一边独自拉扯着我,我能感觉到她是多么不容易,所以我从不惹妈妈生气,做一个乖孩子,起码在家里是这样。

  那段时间,妈妈为了生意应酬喝的酩酊大醉,经常是很晚才回来。我则一个人照顾着妈妈,从来不敢问她为什么那么晚才回家。妈妈长的很漂亮,尤其那性感撩人地身材火辣辣地前凸后翘,彷佛岁月在她身上没有留下过丝毫衰老的痕迹,故而她身边总是不乏成群的追求者。只是妈妈的心却全部放在了我这个儿子还有公司上,对于再婚的事她是从来都没考虑过。

  我今天19岁了,上高 三了,时所重点高中。妈妈和我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因此每次我过生日时如果她能陪在我身边那就是最奢侈的愿望了。尽管如此,我却一点也不怨她。妈妈为了我,为了守住爸爸的心血,整天埋头在工作上。这让我很担心她的身体,我怕妈妈又离我而去,只因为曾经那段可怕的经历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

  那是在我上学那年的事,妈妈因为经济问题非法集资等罪名被关进过看守所,那时的我害怕极了。看着妈妈坐上警车远去时我哭了,追着警车拚命的跑,没跑多远就跌倒在地。

  那段时间我住在姥爷家,姥姥很早就过世了,姥爷身体又不是很好,妈妈出事后又要带着我,没过多久就病倒了。那段时间我感到异常的孤独和恐惧,曾经那个温馨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间支离破碎。我曾不止一次地在梦中梦到爸爸和妈妈,可醒来后只有空空的房间。

  姥爷因为年纪大了,加之又受到妈妈这事的刺激几个月后去世了。我悲痛万分,后事是公司的叔叔阿姨帮忙料理的,我哭着跪下祈求他们能带我去看守所看妈妈。妈妈的秘书刘阿姨见我可怜就带我去了。

  见到妈妈时,那个曾经光彩照人,美艳靓丽的形象全然没有了,妈妈穿着灰色的囚服,那头乌黑的头发也剪短了。而且满脸憔悴,妈妈见到我开心的哭了。

  隔着那道厚厚地玻璃窗我将小手掌按在玻璃上,妈妈也抬起手与我印在一起,母子俩相视痛哭起来。由于探监时间有限,我们哭了会拿起话筒来,我把姥爷的事和妈妈说了,妈妈伤心的泪流不止。

  我与妈妈正说着话,我眼光一瞥突然看到手腕上居然有一道淤青,大惊之下问起妈妈,她神色一片慌乱,过了一会儿才强自镇定下来,敷衍着说是不小心碰的,我当时还不懂事也没在意……由于妈妈的案子正在调查,秘书刘阿姨根本不能见她,所以妈妈简单交待了我几句就被告知探监时间到了,我叮嘱妈妈要保重,我会等她回来的。母子俩挥泪作别。

  大概过了半年时间,妈妈的案子才被查清楚,原来她是受了别人的骗。被他们下套陷害了,幸好警方通过蛛丝马迹找到了一个案犯从而顺藤摸瓜揪出了幕后的那条大鱼,审理之下,一切真相大白……妈妈被证明是清白的,于是在度过了五个月零二十一天的牢狱生涯后。妈妈终于走出了那道铁门,我哭着扑上去紧紧抱住了她,妈妈香泪如雨,泣不成声地与我抱在了一起。历经半年的煎熬和苦苦的等待下母子俩终于团聚了。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们又回归到了平静的生活中,只是我渐渐发觉妈妈和以前相比有了一些不同。一次夜里,我被尿憋醒,于是睡眼惺忪地爬起来跑去厕所,虽然我房间也有自带的卫浴间,但我觉得口乾的厉害想去楼下冰箱拿瓶冰水。

  我们家是一套别墅,我的房间是在二楼最里面,而妈妈的卧室则位于楼梯口旁,所以我要下楼必须要经过妈妈的房间,就在我正要下楼时,忽然听到里面有一股似有若无地声音传出。

  妈妈的房门并没关严露出一道缝隙,我以为那是她的鼾声,所以也没在意,我刻意放轻了脚步。下了楼,径直走进大卫生间嘘嘘完,然后又打开冰箱取了一瓶冰水。咕咚咕咚地灌下,干的冒烟的嗓子这才舒服了起来。

  喝了几口水我便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待上得楼来正要走回自己房间时,一阵阵仙乐飘飘般的呻吟声自妈妈房间中飘出。我只道妈妈哪里不舒服,走到她房间前顿时娇吟声还夹杂着一股嗡嗡嗡地响声,像极了小时候看过爸爸的电动剃须刀的声音。

  我大感好奇忙透过门缝往里望去,这一看不要紧,眼前的场景简直让我震撼到了极点,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窗外清冷地银色光辉隔着纱窗洒了进来,月光照射在妈妈雪肤冰肌地美丽胴体上,只见此时她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双腿弯曲呈M 形张开,一只手握着个在黑暗中闪着红色小灯的古怪物事,正在她的私处动着,细听之下那嗡嗡声就是从那上传来的。

  由于光线很暗我初时竟没看出那一闪一闪着红灯的东西是什么,只见妈妈另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玉峰,在上面揉捏起来。还时不时地把玩着上面那两粒饱满的相思红豆。

  妈妈嘴中嗯嗯啊啊地娇吟着,我对男女之事并非懵懂无知,虽然这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女人这幅摸样在呻吟,可我早就看过不少真枪实弹地A 片了。见她快乐满足的表情。耳边飘荡着仙音妙乐般的娇呻媚吟。裤裆里正在沉睡的「二哥」被唤醒了。

  妈妈握着那个古怪的东西在自己的胯下动了一会儿然后突然便拿了起来,探到嘴边舔弄了起来,我这看清,妈妈居然拿的是一根滚珠式的电动按摩棒,那红色的灯光就是从上面发出的。她的香舌在那不断扭动着的棒身舔吮着。

  看着一向高雅端庄的妈妈此刻像个荡妇一样用那等淫秽器具自慰。我震惊到了极点以往心中妈妈那女神般的高大形象在这一刻轰然倒塌…不……妈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你…你真的是我妈吗?……与此同时我却又感到一丝莫名的刺激!心跳加速,血脉膨胀起来。

  妈妈大概是在舔那自慰棒上的淫水,舔弄了片刻,她张开那张性感红润的檀口,含了进去。然后右手握住按摩棒开始在嘴里进进出出。另一只小手在胸前抚弄了一会儿后伸向了下体,在阴蒂上揉搓了起来。同时含着那不断旋转的淫具的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看到这里我哪还憋得住,褪下睡裤和内裤便开始撸了起来。

  妈妈此时又将按摩棒在顺着胸口一直到小腹,最后又在自己的阴户上摩擦起起来,最后对着洞口插了进去。许是频率调得太大,刚刚插入花径时,妈妈的纤腰禁不住挺了一下,娇躯一颤。禁不住「啊」地一声大叫,随后妈妈忙摀住自己的小嘴,抬起头往门边看了看,我吓了一跳,忙躲向一旁。

  还好,妈妈没有发现。大概只是刚刚失声叫了出来怕吵醒我所以往门边望了望。过了很久我复又小心翼翼地将头伸到门缝边,往里看去。

  妈妈此时已起身跪趴在床上,翘起粉腻腻地丰臀,她手自身下双腿间探出,握着那根按摩棒正在自己的蜜穴里插弄着,声声骚浪的叫声又响了起来「啊……啊……嗯……嗯……周姐……人家的骚屄好痒……快帮我弄出来……啊…快…来干我的浪穴……」我听得一惊,周姐?不会吧?妈妈她……她是个百合?想到这我浑身地不自在起来,随后又摇了摇头暗想,妈的也许是我多心了,妈妈是在叫周杰,这周杰又是谁?妈妈交了新男朋友?想到这心中老大的不舒服。妈妈是属于我爸爸,现在永远是我的,我才不要她被别的男人抢了去。

  妈妈随着手下插弄的动作越来越快,娇躯轻颤。口中的浪吟声愈发地高亢起来。终于凤鸣岐山,在潮水般涌来的快感下泄了身。妈妈瘫倒在床。阴户中那根按摩棒犹自插着。看着这淫靡地景像我也憋住了气射在了裤子里……随后蹑手蹑脚地回了房间。

  自那以后,我常能见到妈妈的深夜「激情表演」,她在家的时间比以前更少了,有一次妈妈在洗澡,我路过后忽然产生一个很邪恶的想法,那就是想去问问她的丝袜和内裤的味道。鬼使神差般的悄然来到浴室,见衣物篮中放着妈妈换下的衣服,我激动地翻了起来。

  在最底下终于找到了妈妈的内裤和丝袜,如获至宝地拿起来时,突然黑色丝袜上传来冰冰凉凉的感觉,咦?这是什么,我小心展开丝袜,只见丝袜裆部破了一个洞,更奇怪的是,那冷冰冰地地方竟然黏糊糊地。

  我细看之下大惊失色,原来妈妈的丝袜上靠近大腿地位置上赫然有一团斑驳黏糊的痕迹,拿到鼻尖闻了闻,居然是男人精液的刺鼻味道……我如五雷轰顶般怔在那里,妈妈…有了男人,这是我脑中第一个想法。

  看着丝袜上拿男人留下的痕迹,脑海中想像着那人在妈妈身上跃马扬鞭时的情景,我就妒火中烧,气恼之下我左手将妈妈的内裤外翻裆部对着我的鼻子按了上去,另一只手拿起那条沾上其他男人精斑的高档丝袜在自己肿硬如铁的肉棒上套弄起来。

  没过多久我便闷哼着射了出来,使劲嗅了嗅内裤上残留着的妈妈淫水的骚味。然后在自己的肉棍上擦了擦与那条丝袜一起放回了原处。

  流光飞逝,转眼我已是19岁的年华,以优异成绩考上了省重点三中。如今是高 三的学生了。在得知我考上三中的那天,妈妈甭提有多开心了,她特意推掉了一天的工作安排陪着我到游乐场美美疯了一天。我们在外边吃了晚饭回到家时,妈妈还是一脸的笑容,我也开心极了,见到妈妈这么高兴,我真是做什么都愿意。

  回到家我们在沙发上坐下看着电视,我开心的挨着妈妈,要知道平时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妈妈是个大忙人每天有应酬不完的饭局和行程安排。别说和她坐着看电视了,就是能和她吃一顿晚饭有时都是一种奢望。

  我们两个人的房间都有电视,平时即便有时间看也不会坐在一楼客厅里,像今天这样,能和妈妈坐在一起看着电视,就算让我看那些智力明显有硬伤的编剧拍出的脑残电视剧我也幸福的快要死掉了,自从老爸走了以后,一家人很少能像这样坐在一起享受幸福温馨的感觉。

  看了看时间,现在已是晚上八点钟了,腻在妈妈的身上,和她看着芒果台的韩剧,闻着妈妈身上散发出的女人香。下体隐隐躁动起来。我偷眼瞄去,只见妈妈胸前那对俏皮的大白兔高耸着随着她轻微的呼吸缓缓跳动着,回想着那次深夜偷见的旖旎春光,妈妈柔荑轻捏自己花房的情景。我下面彻底地支起了一座小帐篷。流着哈喇子拚命忍着去摸摸那对「水蜜桃」的冲动……正在这时,门铃声响起。

  我和妈妈惊讶的相互看了看,这个点会是谁呢?

  我起身来到门边,按了下电子对讲器,顿时屏幕亮起。只见门外站着三个女人,我问道:「你们找谁呀?」中间那女人低着头道:「哦,请问这里是金敏贞金总的家吗?」我见来人说出了妈妈的名字,便按了开门键。?嚓一声,门打开了,三个女人走了进来。

  中间那个女人抬起头来,笑着问道:「你好,请问金总在吗?」她这一抬头,我顿时愣住了。好妖媚的女人……她看向我时,眸子与我相对彷佛有股吸摄之力一般,看得我心儿荡魂儿飞。我努力自她眼神中针扎出来摇了摇头,驱散脑中杂念,暗赞一声好眼力!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勾魂术!

  只见她轻笑一声,顿时一股淫荡之气扑面而来,看得我呆住了,半晌,旁边的一个女人噗哧一声笑出声来,附在那中间的女人耳边低语几句,随后她们的目光瞟向了我的下身,我顺着她们的目光低头一看,老脸顿时涨红成猪肝色。

  由于是夏天,我只穿了条沙滩裤。那胯下昂扬的肉棍抬起了头,支起了一座小帐篷。我尴尬万分双手摀住了敏感部位。那三个女人则笑得前仰后合。

  我低着头再不敢看她们一眼便急急道:「三位阿姨请进,我妈就在里面……」说完转身逃也似地往里走去。

  那三人出现时,妈妈唰地一下站了起来,脸上惊惶交加、彷佛还带着一丝恐惧。我好奇地打量着妈妈,又扭头看了看那三个女人,还是刚刚那位害我出糗的女人开口道:「金总,我们又见了…」妈妈神色慌乱了片刻,忙又换上一副笑容道:「周姐,徐姐还有李姐…你…你们怎么来了……」我听了妈妈的话后吃了一惊,周姐?就是上次深夜时分妈妈自慰时嘴里喊出的名字?我靠!还真是个女的?她……她们俩到底啥关系啊?

  只见那个害我出丑的女人轻轻一笑,柔声道:「怎么?金总不欢迎吗?」妈妈拚命掩饰着不安的神色,拉着我,笑着说:「儿子,快…快叫阿姨,这是周阿姨,这是徐阿姨,这个是李阿姨…」我木然地喊道:「周、徐、李三位阿姨你们啊……」妈妈瞪了我一眼,又对他们道:「三位姐姐,这是我的儿子,叫梁杰。呵呵小孩子不懂事,你们千万别见怪……」那之间看得我小弟立正的女人就是妈妈口中的周姐,此刻笑意盈盈地对我道:「是吗?呵呵真是一个帅小夥,你好小杰,以后就叫我周姐吧,叫阿姨凭地把人叫老了金总你说对不对?」说完若有深意地看向我妈。

  妈妈脸上变得煞白,狠狠地看着周姐,周姐毫不避讳地迎上了妈妈的目光,两人目光交接,压迫的七分异常凝重起来。旁边的那位叫徐姐的女人咳了几声,两人这才收回目光,妈妈看向我,柔声道:「儿子,妈妈有话和三位阿姨说。你先回房间去吧…」我遗憾了应了声然后上楼去了。

  等我离开以后,妈妈脸色冷了下来道:「周姐,你们是怎么出来的?」「就那么出来了呗?」周姐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

  妈妈俏脸煞白,惊呼道:「天呐,你…你们疯了吗?…居然越狱……」周姐笑着道:「不越狱出来,难道要等你金总来救我妈?」「周姐,你听我解释,我出来后一直都在四处活动。可你的案子终究不小,哪是那么容易的……」周姐笑眯眯地脸上突然冷若寒霜,轻哼道:「花言巧语!算了,你不帮我,我也不强求你,我们来你这里躲几天,等风声过去了。我们就走,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敢要是做出什么傻事来,你那宝贝儿子……」妈妈凤目含煞地道:「你…你们要是敢动我儿子一根毫毛,我就和你们拼了……」周姐忽然嗤地一笑,搂着妈妈说:「姐姐们和你说笑呢,你儿子那么帅,我怎么舍得伤害他呢,我们好久没碰过男人了。刚刚你儿子见了我们底下都硬了,怎么样?把你那宝贝儿子借我们一个晚上好吗?」妈妈羞怒道:「周姐,我再说一遍,你们要是敢碰我儿子,大不了咱们玉石俱焚……」周姐冷厉地目光对上了妈妈,沉声道:「你这贱货现在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了…在里面的时候要不是我罩着你你还能活着出来?哼!我让你办点事你拖拖拉拉不肯办,如今我们逃了出来,往你家里一藏。如果真要出了事你也逃不了个窝藏之罪!在条子找到我们之前我有的是办法要你儿子的小命……」妈妈冷冷地盯着周姐许久,渐渐低下了头:「周姐,我…我求你,别伤害我儿子,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求求你放过我们母子吧…」说着竟跪在了地上抽泣起来。

  周姐含笑嫣然地蹲在妈妈面前,掀起妈妈的裙子,手滑向她的私处,妈妈待要起身躲避却被徐姐和李姐死死地按住。周姐隔着妈妈的丝袜在其阴户上摩擦了起来,然后笑淫淫地道:「金总在外边真是性福死了,想要男人天天都有人来干你的浪穴,姐姐们就惨了,在里面想男人都快想疯了。哎!你说咱们有多久没玩过宫里(这里指看守所} 的游戏了,今天晚上咱们来好好玩一玩……把她带到浴室里去!」妈妈听罢惊恐万分地扭动着玉躯,哭求道:「周姐,我求你…你饶了我吧,别再折磨我了……」周姐笑道:「妹妹这可就不讲道理了,这么多年姐姐们快憋死了。你又不让我们玩你儿子,那我们总要找个人玩吧?」「求你们…放过我们,我…我给你们钱,你们拿着钱去找鸭子好吗?」周姐捏着妈妈的尖挺精致的下巴,幽幽道:「姐姐们才不要你的钱呢,那么久没调教妹妹了,好怀念在宫里的时候,金总跪在厕所的地上喝我们尿的下贱摸样,嘻嘻……今天晚上又有的玩了…」妈妈惊恐地挣紮着怒声道:「你…你们这群魔鬼…放开我…周…周姐…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不要喝尿了……你…你们杀了我吧…」周姐啧啧轻叹道:「你叫的再大声点啊,让你儿子也听听,到时候或许可以来个母子同乐……太有意思了,金总啊金总,你一次次让姐姐失望…哎!那姐姐今天就让你绝望,我这辈子算是完了,但我也要毁了你,把你变成荡妇,再让你儿子去为你拉客,让这里变成一座妓院,堂堂天海地产的老总,居然做起了婊子,真是一条爆炸性的头条新闻呢你说是吗?」妈妈放弃了挣扎,想起那种生不如死地情景,心顿时便凉了半截。半晌,泪水滂沱地道:「我要怎么做,你才会放过我?」周姐一副人畜无害地笑容,甜甜地说道:「很简单,只有四个字听话、配合……」妈妈绝望地望着她,深深地点了点头,半晌才呢喃地道:「好,我听你的……只求你别伤害我的儿子…」「这才乖嘛,一会儿要像在里面时那样放荡知道吗?」见妈妈无奈地点了点头,周姐三人互相对望了一眼,露出魔鬼般邪恶的笑容。

  四人来到浴室,洗了个澡,然后拉着妈妈进了她的房间,然后将房门关了起来。此时我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边玩着网游,一边和在班级群里和那帮水货们聊着天,全然不知自己的妈妈正在遭受怎样的痛苦折磨。

  我推开房门在楼下看了看,只见楼下灯全部熄了还道那三个女人都走了,于是又回到房间玩了起来,许久之后感到一阵深深的困意袭来。便关了电脑。在自己房间的卫浴间里冲了个凉然后脱衣上床,缓缓进入了梦乡……迷迷糊糊不知睡了有多久,我突然感觉隔壁有嘈杂的声音传来。我转过身继续睡去,可那声息一阵阵地搅得我睡意全无。我坐起身下了床走出房间,来到妈妈房门口时,听到声音正是从她屋子里传出的。于是我扭动门把手,将门推了开往里一看顿时倒抽了口凉气,惊得呆住了。

  字节数:13597

  【完】